外公先是招呼村民来吴家花园的机井里接水彭德怀

/ / 2015-10-25
1938年4月我外公彭金华从延安抗大毕业,有一天,彭德怀找到我外公:“金华呀,听说你毕业后组织上安排你留在延安工作,你有什么想法?”我外公说:“延安是革命的根据地,能在这里工作锻炼是我最大的愿望,我会珍惜这个机会的。”大外公停顿了一下,语重心长...

  1938年4月我外公彭金华从延安抗大毕业,有一天,彭德怀找到我外公:“金华呀,听说你毕业后组织上安排你留在延安工作,你有什么想法?”我外公说:“延安是革命的根据地,能在这里工作锻炼是我最大的愿望,我会珍惜这个机会的。”大外公停顿了一下,语重心长地说:“现在咱们家乡很严重,我们党的工作很薄弱,急需发展党员,建立党组织。”我外公说:“你的意思是?”“我希望你能回老家去发动群众,我们员要为劳苦大众着想……”“哥,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回去。”就这样,我外公回到了老家湖南省湘潭县乌石村。当年10月,家乡的第一个党组织——中共彭家围子特别支部成立,外公彭金华是第一任书记,外婆周淑身是第一任妇女主任。

  本来反动派还打算暴尸示众,但湖南10月份的天气还比较热,加上烈士们被敌人的酷刑折磨得血肉模糊、衣不遮体,招来的苍蝇、蚊虫使遗体很快腐烂,第三天,反动派们被迫同意亲属收尸。外婆在乡亲们的帮助下,将外公的遗体抬回家。3天后,外公彭金华和三外公彭荣华被合葬在屋后的山坡上。那一年,外公40岁,三外公年仅37岁。

  1961年的夏天,雨水格外得多,一天夜里,暴雨倾盆,外公因为担心村里80多户村民的房子经不起大雨的狂击,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他一会儿站起来在屋里来回踱步,一会儿又躺回床上惦记着村里的危旧房屋,一直熬到凌晨三四点钟,再也躺不住了,他穿上雨衣抄起手电,叫上警卫战士拿着草帘子、席子疾步进村查看险情。他一边把住在危房里的老百姓安置到吴家花园,一边指挥着战士和青壮年群众对危房进行紧急加固。老百姓在担心惊恐中看到外公来了,心中顿时燃起希望,自觉地服从指挥并加入到防汛抗灾的队伍中去。

  照片上,外公把明媚的阳光和温暖的春天都留给了我们,自己却只剩一个纱门后隐约难辨的模糊背影。正因如此,外公的光辉形象和敦实身躯才更显高大,也正因如此,这张照片后来被称为“最美的伟人照”。

  如果外公1938年留在延安,那么他工作的危险程度要相对小很多,但彭德怀为了党的事业,为了党组织的建设和发展,让外公去了最危险的地方,从事最危险的工作,直至牺牲。彭德怀也为了党的事业,失去了两位最亲的人。

  当时虽然是国共合作时期,但仍限制着的公开活动,不断寻找各种借口制造摩擦,捕杀员和破坏党的各级组织。1939年8月,湖南省政府主席薛岳下令加紧捕杀员,在一份抓捕名单里就有我外公彭金华。

  彭德怀没有子女,弟兄三人里他排行老大,是我的大外公。我外公叫彭金华,是他的二弟。三外公名叫彭荣华。我母亲彭梅魁是彭金华的女儿,她既是被彭德怀抚养的人,也是在彭德怀的晚年照顾和侍奉他的人。

  狗的狂叫声让外公预感到了事态的紧急,因担心党组织的文件落到敌人手里,在急忙嘱咐外婆照顾好我12岁的母亲和年仅2岁的舅舅彭康白后,外公快步走进屋后的红薯窖,烧毁了所有党组织的文件、党支部的材料以及党员名单,并从炉灶里铲出灶灰掩埋了遗留的纸灰。就在他烧毁文件时,东屋外响起了枪声,我的三外公彭荣华惨遭敌人杀害。当外公走进东屋查看情况时,潭株警备队员破门而入……7天后,外公等8名员在易家湾凤形山龙古坡被枪杀。

  在戎马征战的一生中,无论走到哪里,外公都会和当地老百姓坐在一起唠家常,倾听他们的疾苦,帮助他们解决困难。

  1962年的“七千人大会”上,外公的冤案没有得到平反。此后,为了照顾外公及减轻他的思想压力,我父母每逢周日和节假日都要到吴家花园看望他。1963年初春的

1
朱自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