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源谈父亲:曾多次指挥战役 没整过彭德怀彭德怀

/ / 2015-10-25
刘源:过去出版过《军事画传》,党史专家黄峥在20年前写了《的军事贡献》,王双梅写了《在长征中》,这些书回顾了在抗日战争中是怎么开辟华北战场等故事。不过,包括专门研究军史的专家在内,对在军事方面的贡献很多都不知道。我是学历史的,写历史必须回到...

  刘源:过去出版过《军事画传》,党史专家黄峥在20年前写了《的军事贡献》,王双梅写了《在长征中》,这些书回顾了在抗日战争中是怎么开辟华北战场等故事。不过,包括专门研究军史的专家在内,对在军事方面的贡献很多都不知道。我是学历史的,写历史必须回到当时的环境背景中,尽量帮助今天的人理解历史,用今天的语言来理解。我在叙述中,提纲挈领把一些内容写出来,有各种史料支撑,书里加入了很多注解,也有我自己的看法。我个人的看法,读者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但可以看看有没有道理。

  作为老一辈革命家,他的功绩和作为不是个人的,他有时候独当一面,有时候是辅佐毛主席。从1943年3月到1954年,担任了11年半的副主席,并主持过工作。在他任职期间,是人民军队发展壮大、革命战争胜利进程和国防建设突飞猛进、成效最为显著的时期,也是中国现代军事和军队在世界上崭露头角、为世界公认的最重要时期。

  刘源:我从小生活在中南海这个环境中,周围没有一个人不是军人,包括我母亲,也在军委办公厅翻译组工作过。周围都是军人,我等于从小生活在军营里。

  新京报:你在书中还对与彭德怀两人的关系做了澄清,如何评价两人的关系?

  他们之间不回避矛盾,也经常争吵。要说彭德怀与谁最要好、关系最正当,我敢说一定是与我父亲。彭德怀的个性很强,我父亲也是。他俩都是讲武堂出身,两个湖南伢子同年兵龄,他们那个年代的交流方式就是争吵,不过吵完一点都不记仇。有时候彭德怀就把杯子摔了,我父亲就说,“你没词了吧,没理了吧。”然后哈哈大笑。他俩互相杠着、互相抬着,有什么话直来直去。

  刘源:我在前言里写了一句话,“身为国之干城一将军、人民养育一小兵,军人的责任和儿子的义务,都决定我必须写这本书。”过去关于的军事贡献,说得不多。他说过什么,做过什么,他有哪些贡献,很多人不清楚。大家可能普遍知道,他是正确路线在白区工作中的代表,但也只知其表,不知其里。比如,白区路线是怎么来的?人民军队的前身是谁?跟安源工运有什么关系?等等。我作为后人,有责任和义务把这些历史情况说清楚。

  今年是诞辰120周年。近日,之子刘源上将的《梦回万里卫黄保华:漫忆父亲与国防、军事、军队》一书由人民出版社出版。本书围绕在国防、军事和军队建设方面的功绩,从子女、军队领导的独特角度,以简洁、浓情且富有个性化的语言,对党史上的若干重大事件,以及同、彭德怀、何葆贞、胡志明等老战友的关系作了梳理。其中不乏独家掌握的史料及补白新解,并以独立视角来评析问题。

  刘源是1951年生人,现年已67岁,2015年退出军职后,一直担任全国人大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他为什么要写这样一本书?身为上将的他,如何评价的军事贡献?他如何看待与、彭德怀等老战友的关系?围绕这些问题,刘源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专访。

  刘源:的一生,与国防、军事和军队有不解之缘,紧密相连。因为在他成长生活的年代,这是无可回避、至关重要的;于他为之奋斗的事业,又是不可或缺、生命攸关的。在安源搞工运的故事,很多人很熟悉,工人代表一身是胆。工农革命军、工农红军的“工”,当时体现的是谁呢?主力就是安源工人。这同多年的工作基础和教育成果,有重要、直接关联。中国武装工农最早的实践,被公认开始于安源,这为人民军队的建立和发展,作出了极为可贵的、能成长连续的积极探索。这之后几十年间,与国防、军事、军队的关系日益密切,为人民军队的创建和壮大做出了极其突出的贡献。

  刘源:我觉得,读完这本书,读者们也会这样想。除了维护大局、严守政治规矩这些共同的基本准则外,毛刘交往之深厚密切,相契相合,恐怕在党内无人望其项背。两个人都是思想家、理论家,又是实干家,性格又很相像,毛主席有时候更性情一点,有时候会发火拍桌子,我父亲很少有,他是比较理智的。

1
朱自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