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在朝鲜战场上是英雄彭德怀

/ / 2015-10-25
这时,窗户底下有个小同志探头探脑地朝屋里张望,转业军官对彭老总说:“他就是给你写信的其中一个小战士,听说你来了,他就等着想和首长说句话,可是一直不敢进来。”彭老总笑笑说:“让他拿出写信时的那股勇气,来啊...

  这时,窗户底下有个小同志探头探脑地朝屋里张望,转业军官对彭老总说:“他就是给你写信的其中一个小战士,听说你来了,他就等着想和首长说句话,可是一直不敢进来。”彭老总笑笑说:“让他拿出写信时的那股勇气,来啊!”转业军官向那个小同志招了招手,他就进了屋。彭老总伸出手要和他握手,他还有点胆怯,吐了吐舌头,直往人群里退。彭老总笑着说:“怎么,害怕我?怕我怎么还给我写信?”他像拉家常似的和小同志聊天:“你们在信上把这里形容得很可怕嘛,连气都喘不过来,是这样写的吗?”小同志握着首长温暖的手,很不好意思地回答:“那是刚进山的时候,现在已经慢慢习惯了。我扛起一袋硼砂跑步装卸,没有一点问题了。”

  彭老总指着堆满车间白亮亮的硼砂说:“国家建设需要这样贵重的矿藏,你们现在吃点苦值得。你知道《白蛇传》里那个白娘子到昆仑山来盗灵芝草的故事吗?说不定你们这个车间就是长灵芝草的地方。你们的工作干出了成绩,大家都来学习取经,那个白蛇精说不定也许会被你们吸引来取经呢!哈哈!”

  国防部长千里迢迢去看望几个退伍兵,这情够深了,这意也够浓了!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这位转业军官很激动,在首长面前又有点拘束,他说:“我们是按照您的命令集体转业来高原的。”彭老总说:“好嘛,你们在朝鲜战场上是英雄,来到昆仑山创业也会成为好样的。现在西北建设急需要人,你们肩上挑着很光荣的担子。”彭老总还说:“我真没想到会在昆仑山见到你这位老战友。”接着,他问起给他写信的那几个同志:“他们的思想疙瘩解开了没有?眼下这里的条件确实差了点,可你们正用双手改造它,还怕它不变吗?会越变越好的。”转业军官忙说:“他们都很年轻,心血来潮就写了那封信,我还批评了他们呢,现在他们都能安心在这里工作。”彭老总说:“不要批评,他们反映的情况还是真实的嘛。要教育他们用自己的双手改变艰苦的环境,先苦后甜嘛。在这样的条件下才能锻炼人。你们领导要给大家做出榜样,大家爱你们了,也就爱昆仑山了!”

  汽车在山中的一块平地上停下,纳赤台到了。彭老总先后走访了砖厂、养路道班后,问同行的人:硼砂厂在哪里?走,咱们去看看。大家已经知道了他的心愿,便指着一个山坳里几排矮矮的泥草压顶的小屋说,那就是硼砂厂。

  彭老总没有正面回应这些规劝和恳求,却所答非所问地说:“古时候,白蛇娘娘到昆仑山盗灵芝的传说,你们还记得吗?我们这次进山如果能采到灵芝草,大家都会长生不老,这么好的事上哪里去找?”

  (作者系中国作协会员,中国散文学会名誉会长。曾任总后政治部创作室主任,文学创作一级。曾获第五届鲁迅文学奖、全国首届优秀报告文学奖、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等,多篇散文入选中小学课本。)

  原来,头年春天从格尔木纳赤台硼砂厂直寄北京国防部的一封来信,摊放在彭德怀的案头,信上写着国防部长亲启。多大的事啊,还要彭老总亲启?信是几个退伍战士写的,反映的都是他们吃喝拉撒睡日常生活中存在的一些不尽如人意的问题。

  1958年10月19日中午,提前降临的第一场雪三天前悄悄地落到了昆仑山中。雪后的高原,太阳出奇的明媚。天高云淡,本来离格尔木很近的昆仑山,这时看起来却显得很远。公路上的雪已经被来往的汽车飞轮碾飞了,袒露着湿漉漉的路面。天空中仍有被微风从山洼里卷起的雪片雪粒在飞舞,久久不肯落在地上。此时,正在柴达木盆地视察的彭德怀元帅乘车离开了格尔木,行进在去昆仑山中纳赤台的路上。

  建起不久的硼砂厂条件确实比较艰苦,真像那几个退伍兵信上写的那样,“昆仑作墙山洞当房”,创业难啊!彭老总看到好些工人还在临时搭起的帐篷里作息。他出了这个车间又进那个车间地参观,和工人交谈,说的多是一些家常话。他不时捧起一把白生生的硼砂,说,这个东西可是宝贝疙瘩,稀有矿藏,我们要搞尖端科学离不开它。他鼓励大家说,你们是在生产像金子一样重要的东西,

1
朱自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