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自清的《背影》背后和父亲之间的故事远比散文内容本身曲折朱自清

/ / 2015-10-25
最终引起父子反目的“火药桶”,是因为朱自清的妻子武仲谦“爱笑”。武仲谦多数时候是带着两个孩子和朱鸿钧住在一起,看到包办婚姻娶进门的武仲谦整天乐呵呵,朱鸿钧认为儿媳“不懂事宜”,时常冷嘲热讽,心情郁闷时会破口大骂。 朱鸿钧安慰儿子“事已如此,...

  最终引起父子反目的“火药桶”,是因为朱自清的妻子武仲谦“爱笑”。武仲谦多数时候是带着两个孩子和朱鸿钧住在一起,看到包办婚姻娶进门的武仲谦整天乐呵呵,朱鸿钧认为儿媳“不懂事宜”,时常冷嘲热讽,心情郁闷时会破口大骂。

  朱鸿钧安慰儿子“事已如此,不必难过,好在天无绝人之路”,但实际上他只能依靠借贷和变卖家产应对眼前生活。在这种情况下,朱自清不得不承担起养家的任务。他勤奋学习,一年修完两年的课程,1920年从北大哲学系毕业,到杭州第一师范学校担任教职,每月把自己工资寄一半给父亲,留下一半养家。

  1922年,朱自清想主动缓和与父亲之间的矛盾,暑假时带着妻儿回到了老家杭州,结果朱鸿钧先是不让朱自清一家人进门,后来在家人的劝和下,让儿子进了家门,却始终不肯对他说一句话,搞得朱自清“很尴尬”。

  朱自清在新思想洗礼下长大,一直想追求人格独立,本来每月给父亲生活费已经是“尽孝”,现在又被老爹半路“截胡”,失去工资的支配权,一肚子不高兴。

  积蓄多年的怨恨彻底撕破两人的亲情,这一次,父子正式决裂。朱自清压抑自己的悲愤,离开家之后几年,虽然月月寄钱给父亲,但他基本没与父亲联络过。这也是《背影》的开头“我与父亲不相见已二年余了”和“最近两年的不见”的背景。

  朱自清心里一直抱着和父亲和解的想法,1923再一次回家探亲时,却与朱鸿钧发生争执:工资是该由儿子自由支配,还是“父亲花儿子的钱天经地义”?武仲谦爱笑的性格是不是需要好好管教?

  1300多字的《背影》,文字优美,情节真实感人,尤其是描写父亲送“我”去火车站,叮嘱茶房照应“我”,给“我”买橘子等细节,感动一代又一代学生。但是在《背影》的后面,掩藏着朱自清和他的父亲朱鸿钧交恶的辛酸往事。

  朱自清以《背影》为题的散文集出版后,拿到书的朱鸿钧看到《背影》里最后一句:“我不知何时再能与他相见”,潸然泪下,父亲终于读懂儿子深情的回应告白,“只见他的手不住地颤抖,昏黄的眼珠,好像猛然放射光彩。”在那一刻,父子多年的积怨,冰雪消融。

  1921年,朱自清回到扬州任省立第八中学教务主任,升了官,提了收入,妻子武仲谦再次怀孕生子。丢了“官帽子”、却端着“官架子”的朱鸿钧一直没找到工作,整天怨声载道,脾气变得暴躁。

  天下间,虽然父母与子女的矛盾不同,但矛盾不可能割断亲情。朱自清在《背影》的背后掩藏的真相和解决之道,几十年之后,依旧有现实的借鉴意义。人生苦短,岁月摧人,子女对父母纵有千般纠葛恩怨,不妨读一读《背影》,学一学散文里流露的父与子之间血浓于水的爱!

  朱鸿钧一直嫌弃他的薪水挣得太少,认为朱自清是北大毕业,应当有更好的前程,现在又因为儿媳怀孕,交给自己的“养老钱”少了,更是气得要命,封建家长的作风发作,在小妾枕边风的挑唆下,动用自己与校长的私交,直接把朱自清的工资截留给自己。

  朱鸿钧是“公务员”,职位是徐州“榷运局长”,相当于现在的“烟酒专卖局长”。因为纳妾,被扬州老家的姨太太闹得满城风雨,影响恶劣,被革职查办,丢了仕途,这也是《背影》里“父亲差事也交卸了”的真正原因。

  朱自清在冷漠的家中待了几日,父子之间的关系没有丝毫缓和,最后怏怏返程,半年后郁闷地写下长诗《毁灭》,用“一年来骨肉间的仇视”来映射父子之间的矛盾。

  颇有传统思想的武仲谦不能开罪公公,又不能告诉朱自清实情,郁结于心,病倒在床。武仲谦的笑,一直是朱自清生活中最大的一抹阳光,现在阳光变成阴霾,源头是“气死祖母、截走工资、辱骂妻子”的父亲,朱自清赌气带着妻儿辞职离开扬州,去宁波、温州等地谋职,父子关系第一次陷入了僵局。

  1925年10月,朱鸿钧给在清华教书的朱自清寄来了一封家书,这也是

1
朱自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