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温朱自清《背影》:人到中年泪点很低朱自清

/ / 2015-10-25
好好地疼我们的孩子吧,给他们充沛的爱,让他们在人生路上无惧前行,永远充满力量。 “父亲已行动不便,挪到窗前,依靠在小椅上,戴上了老花眼镜,一字一句诵读着儿子的文章《背影》,只见他的手不住地颤抖,昏黄的眼珠,好象猛然放射出光彩。 ——朱国华:...

  好好地疼我们的孩子吧,给他们充沛的爱,让他们在人生路上无惧前行,永远充满力量。

  “父亲已行动不便,挪到窗前,依靠在小椅上,戴上了老花眼镜,一字一句诵读着儿子的文章《背影》,只见他的手不住地颤抖,昏黄的眼珠,好象猛然放射出光彩。 ——朱国华:《朱自清写背影的背景》”

  《背影》是朱自清先生1925年写的一篇回忆性散文,写的是1917年他离开南京到北京大学,父亲送他到浦口车站,照料他上车,并替他买橘子的情形。

  学习上,给女儿定了作息表,时间精确到每天每分钟;挑选大量试卷,全程辅导;

  父亲是个沉默寡言的人,也不太会表达,很长一段时间父子俩之间是疏离的,以至于偶尔亲密一下,竟然很不习惯。

  决裂这这两三年,朱鸿钧开始反思自己和儿子的关系。同时,因为身体渐渐不如以前,对儿子的思念也越来越深,但又不好意思直接让步,就以想念小孙子的名义给朱自清写信。

  朱自清接受新式教育,注重自由民主;朱鸿钧则是典型就是大家长的作风,事事都想控制。

  有次我回老家看他,期间出去办事,回来晚了点。其实才七八点,但父亲很担心,在犯病神志不清的间隙里,还记得他的小女儿天黑了还没回来,叫着她的乳名,心急火燎地满院子乱跑,要去找她。

  1917年,父亲已经丢官、囊空如洗,就连祖母的丧事都是借钱办的,但即便如此,父亲还是挂念着儿子,怕他在北京太冷,特意给他定做了一件较为豪华的“紫毛大衣”,而自己却是穿着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父亲送他到车站,还细心地给他交代好一切,而他却自作聪明,嫌他唠叨。

  与此同时,朱自清上班后把自己每月的一半工资寄给父亲,剩下的一半用来养活自己的小家庭。朱鸿钧却认为,儿子的工资应该全部交给他这个父亲,在他看来,父亲花儿子的钱天经地义。

  让人欣慰的是,孩子们在不断成长,父母们也在逐渐变得智慧与开明,甚至很多父母主动学习心理学和教育知识,以期让亲子关系更和谐,这是时代的进步。

  生活上,严格制定食谱,每天早起给女儿做丰盛早餐;买来昂贵的的海参,自己却不舍得吃一口。

  “这时我看见他的背影,我的泪很快地流下来了。我赶紧拭干了泪。怕他看见,也怕别人看见。”——《背影》

  而那些沉甸甸的生活、沉甸甸的亲情,就在这淡淡的字里行间,越是经历了生活,越能明白其中的爱与痛。

  这痛,有时是时代的原因,两代人所受教育不同,导致观念的碰撞;有时是方法的问题,他们只是不懂得如何去爱。

  这些年,他和父亲积怨甚多,但到底是血浓于水,那些埋在深处的骨肉亲情从来不曾离开。

  可以说,朱自清后来学有所成、成为一代大家,和小时候父亲对他进行的系统教育和严格要求密不可分。

  “近几年来,父亲和我都是东奔西走,家中光景是一日不如一日。他少年出外谋生,独力支持,做了许多大事。哪知老境却如此颓唐!他触目伤怀,自然情不能自已。情郁于中,自然要发之于外;家庭琐屑便往往触他之怒。他待我渐渐不同往日。但最近两年的不见,他终于忘却我的不好,只是惦记着我,惦记着我的儿子。——《背影》”

  耐人寻味的是,文章中父子情深的背后,是朱自清和父亲也曾有过不少矛盾和冲突,甚至一度决裂,但最终两人还是和解。

  为了让朱自清接受更好的教育,父亲白天送他去新式学堂上学,晚上去夜塾接受传统教育。

  在学业方面,父亲要求很严格,每天放学回来,他都要亲自检查朱自清的作业。文章写得好会有奖励,写的不好会严厉批评,甚至有时发起脾气来,会把写得不好的文章直接扔进火炉烧掉。

  1916年,朱家已经家道中落,父亲仍然尽了最大努力,为他筹办了体面的婚礼,并送他到北大读书。

  后来又加上

1
朱自清